纵我不往

已退圈

【全职高手】何苦16

☆原创女主,时间从十赛季后开始。
☆私设如山。
☆ooc肯定有。
☆接受且欢迎一切意见,捉虫,批评以及吐槽。
☆叶不羞漫长且艰难的追妻之旅,女主一开始对叶修不是很有好感,且女主有喜欢的人。但结局肯定是he。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设定?嘿嘿,因为我早就看不惯叶不羞这个虚胖脸T死嘲讽老烟鬼,我就是想虐虐他。(我不是黑粉,是真爱^_^)
废话太多,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们再来看下吕不言的墨言对吕泊远的云山乱的这一场。”你站在战速分析室的小讲台上,一手调出对战视频,一手拿着激光笔准备一会儿的讲解。
这是上次对轮回惨烈的比赛的复盘分析,按理来说早就应该做了不应该等到现在才做。但由于这中间有很多事情比如说跟兴欣的友谊赛耽误了就一直留到了现在才来做。
复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不管是在哪个战队,这都是必要的过程。赛场上的节奏很快,没有人会清清楚楚一招不差地记清自己的每一个招式每一个走位,必须在赛后反复重放分析,才能发现当时的纰漏和不足,反思提高自己。
被你点到名的大男生直了直身子,表示出自己的认真专心。芙沉战队作为一只平均年纪不过十九岁的轻龄队伍,战队气氛是非常自由活跃和开放的。复盘的时候,不是只有你这个队长在自说自话,而是大家各种有什么说什么,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互相交流学习。
“我觉得这个熔岩烧瓶丢早了。”
“不是丢不丢早了的问题,是不言的预判错了,你看这个云山乱其实只是打了个虚招,他在等一个时机。”
“个屁的等一个时机,就算是他事先埋伏,这个晚个几秒丢不还可以扳个吟唱时间吗?”
“他要是预判对了就根本用不上这个熔岩烧瓶了!所以这根本不是早不早的问题!”
“那你说这里应该用什么啊?”
“反正就不该丢熔岩烧瓶!”
“队长,你说呢?”
一般他们意见相左,出现分歧的时候,问题就会丢到你这个队长这里来解决。
“预判失误确实是有问题,但提高预判这是个慢长的过程所以先不从这方面说。主要还是反应慢了,我想,吕不言你是没反应过来才随手丢了个熔岩烧瓶的吧?”
被你点到名字的大男孩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当时确实是有点懵,什么都没想就随便操作了一个,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招出早了。”
“所以接下来你就没吃住他的攻击,来不及反击就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你一面在笔记本上记录几条信息,一面发问。
“是啊。”
“其实不光是吕不言,我们所有人,都存在跟他一样的问题,反应和临机应变能力。从今天开始,加训一小时,主要增强这两方面。”
听到要教训,全员不约而同地露出来不愿的神色,你心想,自己也不想加训呀!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你们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们以为我想加训啊?但是各位,想想我们战队目前拿下的少的可怜的积分,想想我们下一场的对手昭华,你们觉得昭华很弱所以随便打打就能赢吗??我告诉你们,千万打消这个念头!你们要是觉得昭华弱,我们芙沉绝对比他们强不到哪儿去。别太高看自己了,摆清自己的位置!想想我们的路还有多长,想想我们这一赛季的目标。任务艰巨吧?”
“嗯。”大家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那就对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训练去吧!”
你收拾讲台上的东西,走出战术分析室。第一个坐到训练室的电脑面前。
“队长啊,我们战队的目标是不是定得太高了啊?毕竟我们是才进联盟的新队,这样的目标大家都觉得压力很大。”
坐在比旁边的是比你大不了几岁的吕不言,还在读高三的年龄,高高瘦瘦的一个大男孩,明明比你大,你却老有一种把他当弟弟看的感觉。或许是应该……太可爱了?
“不会啊,你知道当年兴欣刚进联盟打比赛的时候叶修给定的目标是什么吗?”
“什么⊙_⊙?”
“在保证不出局的情况下,力争冠军。”
“(⊙o⊙)…额”
“你觉得那时的兴欣就比我们芙沉强吗?其实我觉得还不如芙沉。但他偏偏做到了,在十赛季拿下了冠军,说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但前提是要努力的情况下,懂吗?”
“懂了。”
“那就行了,训练吧。”
芙沉的目标,是冠军啊。
因为是连暮的梦想,自然就是你的梦想。
叶修可以做到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能去尝试一下呢?
梦想这种东西,一定是要有的,万一哪天见鬼了呢?













人如果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是一条梦想能成为太太的咸鱼!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哦*^O^*

评论(2)

热度(27)